收藏本站 | 返回首页

周边收藏

用图片说话

 

 

哥萨克骑兵第一师师长,橡叶饰获得者——赫尔姆斯.冯.潘维茨中将

 

1942101日,潘维茨向他的上级、克莱斯特上将提交了一个书面的建议:组建全部由哥萨克人组成的骑兵师。潘维茨中校之前作为国防军指挥官,一直指挥着一支哥萨克骑兵部队随同罗马尼亚骑兵作战,对哥萨克了解极为深刻,同时也和哥萨克的部族首领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在德军一个将军曾评价,潘维茨天生就是一个领导者,他能够激发一个团队的集体荣誉感。潘维茨爱兵如子,从不会让部下去执行那些白白送命的任务。因此,哥萨克士兵亲切地把他叫做老潘。从19416月到10月,虽然哥萨克骑兵多次执行侦查、追击的任务,但死亡的士兵才22人。

118日,当盟军开赴北非的时候,潘维茨的建议被采纳,他被任命为新建哥萨克骑兵师的师长(战争结束时被授予中将军衔)。为了减少纳粹党内部对哥萨克的恐惧感,一位亲近戈林的高级军官提议,哥萨克骑兵师在官方文件中只能称呼为潘维茨骑兵师。19421115日,潘维茨骑兵师正式建立。

很快,这支骑兵师就打出了威风。1942年底,骑兵师被派出协助拯救被困于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德国第6集团军,师长潘维茨为这次行动投入了1000人,拯救虽然没有成功,但令人惊讶的是,这支哥萨克骑兵队竟然抓住了3000名苏联红军俘虏。

1943113,希特勒亲自为他颁发了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很自然,潘维茨抓住这个机会向元首好好赞扬了他的哥萨克士兵,但似乎希特勒的怀疑心并没有消除。

22日,斯大林格勒的德军被重重包围,哥萨克人的领地再次被苏联占领。5日,顿河哥萨克人的首府诺夫切尔卡斯基也落入了苏军之手。数千哥萨克人在首领普拉托夫军队的保护下逃亡了西方。同时,潘维茨的哥萨克骑兵师接到命令去防守克里米亚。

为了防守克里米亚,194346日,潘维茨在波兰首都华沙以北的米劳训练中心开始筹建哥萨克第一骑兵师。

19439月,就在潘维茨晋升为少将后3个月,训练哥萨克第一骑兵师的任务完成了。在德国东方战线被苏联军队完全粉碎的时候,希特勒终于改变了对哥萨克的态度,194311月,陆军元帅凯特尔正式发布了针对哥萨克的安民告示。哥萨克人从名称到实体上正式加入了德国正规军序列。而这开启了二战史上哥萨克军团更加冒险的一幕。

19439月,哥萨克骑兵第一师刚组建不久就被调遣至南斯拉夫,去清剿铁托的游击队。这是德国对于外籍志愿者部队的一贯使用方针:其部队必须调至远离本国的战场作战,以免其叛变。1943年底,铁托游击队总兵力已经达到了30万,控制了南斯拉夫近三分之二的国土。希特勒对此感到愤怒,前面五次围剿失败后,德军放弃了大规模进攻以消灭游击队的策略,转而采取从不同地区发动进攻,利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对各路游击队各个击破。

194310月底到19441月中,20万德国兵、16万保加利亚兵以及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伪军,还有哥萨克骑兵师,在辽阔的地带、特别是波斯尼亚,对游击队进行了反复碾压,双方的战斗十分激烈,一些城镇多次易手,仅福查(波斯尼亚东部城市,属于战略枢纽)就易手47次之多。

哥萨克骑兵师的第一次战斗任务发生在19431012日,当时第一师到弗鲁什卡格拉山区去对付南斯拉夫的游击队。在行动中,他们配备了15辆坦克和一辆装甲车,哥萨克骑兵轻易就捣毁了位于贝奥钦村庄的游击队总部。

哥萨克人占领村庄以后,焚烧村庄,将家畜充公,驱逐犹太人,将身强力壮的人逮捕,派去克罗地亚的达尔马提亚海岸为第三帝国的西线修筑防御工事。即便游击队乘着汽车逃跑,也往往殒命在哥萨克人的屠刀之下。面对这一切,甚至潘维茨师长也不由自主地对部下的行为感到战栗,但他还是申辩说,自己也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

希特勒的私人代表埃里希科赫曾经在战犯法庭上说:每个哥萨克人都有两幅面孔:善良和残暴。他们能够在一瞬间就可以完成这种转变。他们能够毫不留情地洗劫一个村庄,如果一个村子有人向他们开枪,他们就会残酷地把整个村庄的人处决,农田及其庄稼会被完全烧掉。

1944329日,一支400人的游击队被哥萨克骑兵彻底毁灭。629日,潘维茨率领哥萨克骑兵翻越帕普克山进军到达科塔,这里的游击队在哥萨克骑兵的扫荡下损失惨重。到了19447月,各路哥萨克骑兵在打击南斯拉夫游击队行动取得了重大战果:715日,军事重镇梅特利卡被占领,8月中旬,几个重要的游击队根据地被哥萨克人荡平。

哥萨克人的凶猛引起了党卫军头子希姆莱的关注,1944826日,他在东普鲁士的专列上接见了潘维茨师长。希姆莱提出了一个令潘维茨又惊又喜的建议--组建一支哥萨克人组成的党卫军,它处于希姆莱的直接领导之下。

194412月,哥萨克第二骑兵师也建立起来,其师长是马奇少校。而作为哥萨克骑兵师的创始人潘维茨接受了希姆莱的建议,毕竟,归属党卫军后,哥萨克部队就可以获得更好的装备。19451月,哥萨克第一骑兵师和第二骑兵师合并,成为武装党卫军第15军。这支军队直接隶属于党卫军总部办公室,但是它仍然属于德国国防军的序列。当希姆莱要求潘维茨个人也加入党卫军的时候,潘维茨拒绝了,因为加入了党卫军就与德国正规军正式告别了。

1945年,哥萨克骑兵迎来和祖国军队正面交锋的机会,当哥萨克人的马刀和苏军T-34坦克相遇的时候,结果已经注定:与第三帝国一样,他们被战争的深渊所吞没。19454月,哥萨克第一骑兵师在奥地利的林茨附近向英国部队投降,5月,第二骑兵师在奥利地的圣维特向苏军投降。

潘维茨和5万名哥萨克军官、士兵原本还寄希望于西方的庇护,逃脱斯大林的报复。但是19452月的雅尔塔会议,斯大林已经和英美取得了秘密谅解:所有为德国服务的苏联公民在战后必须交由苏联处理。此时英国手中尚有数千名从苏占区的德国战俘营解救的英国战俘需要营救,当然没有时间考虑哥萨克的命运。

所有向盟军投降的哥萨克人都被交给了苏联政府。1945年到1947年之间,约有220万苏联公民被西方盟国遣返回国,这其中包括10多万哥萨克士兵和他们的家属,大都被投入了西伯利亚的劳改营,而军官们则被处死。

曾经带领哥萨克士兵的潘维茨中将本来可以留在英国人的战俘营里,但他选择和哥萨克部下一起面对相同的命运。1947116日,在莫斯科的一个法庭上,潘维茨以战犯罪名被判处死刑,曾经辉煌的哥萨克骑兵营谢幕了。

 




























 


我们拥有本网所有图片和参考材料的版权,本网站所有图片和参考材料没有我们的许可不能复制,而经许可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注;电子邮件地址:kenyung@126.com

项目分类

最新藏品刀刃艺术收藏防毒面具各类背包水壶餐具盔帽军服皮带野战装备个人装备周边收藏参考书照片和明信片勋章证书